Menu

萧美琴驻美的“三大任务”能实现吗?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19 Click:61

蔡英文(左)萧美琴(右)

“特蔡会”能够实现吗?

而最近传闻“口译哥”赵怡翔曾多次表达要回台参选,希望离开美国的职位,并未获得证实。另外,在不久前媒体也指赵怡翔可能出任驻美副代表,这可能都是外接刻意制造议题,讯息本身并不可信。

强化驻美单位的“反中意识”

特朗普由于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处置失当,目前在美国国内的声望已经被民主党的对手拜登超越,特别是过去一波激进的反种族主义抗争,更让特朗普灰头土脸,所以特朗普想逆转胜,可能需要操作一下区域冲突,以转移内部人民对他执政不力的视听。

当然,这是一种危险的操作行为,如果东亚不慎引发战火,美国能够同时应付朝鲜半岛与台海的冲突吗?以现在解放军的实力,恐怕已经不是1950年代韩战时期所能比拟,特朗普若有心以冲突战略来赢得选举,也要考虑到如果局势失控的后果。

外界猜测最多的是萧美琴首要的任务,就是能够促成蔡英文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个“特蔡会”;其次就是促成台湾与美国能够尽速“建交”;第三就是积极促成台湾驻美单位的“去中化”。我们就以这3点来讨论萧美琴驻美的意义。

那么,一个没有“外交”训练经验,也没有正式驻外经验的政治人物,为何能在蔡英文第二任期,取代过去的“外交”技术官僚,直接放洋去担任驻美代表呢?

假如大陆采取的是低度反应,大概也是不痛不痒。但是,大陆若采取高强度的军事反应,那么全球的焦点必然会转移到台海这边,就像朝鲜炸毁“两韩联络办”一样,金与正一时之间变成全球瞩目的焦点人物。

其实,台“外交部长”吴钊燮之前把“口译哥”赵怡翔派做驻美代表处政治组长,也并没有“外交”的资格与经历,他一样可以担任“外交”官僚10年经历都等不到的职位,“口译哥”颜色对了,同样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一个对新冠疫情反应都“笨拙至极”的总统,他有办法对付东亚遍地的烽火吗?只有天知道。

就第一项来说,“特蔡会”一直是蔡英文心目中最想达成的事务,这种心里不必然能够对台湾的国际处境有所改善,是想在历史上留名。毕竟,蔡英文过去4年的任期,已经被定位为“亲美反中”的路线,如果能在未来的时日里,实现跟特朗普会面,那么起码在台美关系史上会大大的写下一笔,对于她实现“两国论”的梦境,也会比较接近真实。

就以当前为例,台“外交部”在6月12日通电所有驻外馆处,针对驻外人员的名片,律定使用所谓“国徽”、“外交部部徽”等代表图案,并统一名片格式。由于未同意使用台湾,引来驻外人员议论,认为这是针对在名片上自行印制台湾的“外交”人员,要求改正。民进党“立委”质疑台“外交部”此举是在开倒车,这不仅与社会主流气氛不符,也有违蔡当局希望更凸显“台湾”国际能见度的基调。

所以“特蔡会”是否可行,可以想象,但最好还是不要实现。就像陈水扁时代的“烽火外交”,如果东亚地区到处燃起烽火,必然不可能有人获得好处,火中取栗的结果,最怕会像星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过去民进党对台湾的“外交”系统是相当不信任的,以为他们只会扯后腿。

若是未来的一段时间,朝鲜是由金与正说了算数,下载金鲨银鲨系统台湾也是在蔡英文大权掌握之下,两个女人同时在东亚兴波,恐怕美国人马上会忘了疫情的严重性,而把眼睛全部转移到东亚两个女人兴波的冲突面来。

作者王昆义(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但是,可信的是民进党对“外交”技术官僚并不信任,所以用自己非技术官僚取代拥有浓浓的蓝营色彩的“外交”技术官僚,未来只会越来越多,至于他能完成什么任务,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

台美能够“建交”吗?

萧美琴驻美的第二个任务,就是希望能促成台美“建交”。这个不可能的任务想要实现,还是跟“特蔡会”一样难,而且两者还有连动关系,如果大陆采取高强度的军事反应,蔡英文到时想再“搁置争议”,恐怕很难了。

事实上,中美与台湾地区关系有一定的规则存在,也就是中美之间的“三个公报”,这是中美关系的底线,过去的美国总统没人敢跨越,如今中美关系虽然已经从“积极交往”,转移到“战略性对抗”关系,但是特朗普可以跟中国打贸易战、疫情战、科技战,只是要打“台湾牌”,这已经冒犯到中国核心利益的底线,是否能够控制住局势,恐怕也是不是特朗普一个人说了算。

但是,反过来看,美国是否愿意帮助蔡英文实现“特蔡会”的愿望呢?这可能还是要从对特朗普的选情是否有加分来分析。

特朗普总统非但没有促进团结,反而助长了分裂。他将援助的分配政治化,将制定关键决策的责任推给州长们,同时又鼓励人们为保卫公众健康抗议他们。整个世界也在看电视,人们吃惊地看着美国,而中国的迅速处理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弗朗西斯・福山最近就对特朗普评价说,美国对疫情的反应笨拙至极,其威望也大幅下滑。这个国家拥有巨大的潜在国家能力,并在以往的流行病危机中建立了令人刮目相看的记录,但其目前高度分化的社会和无能的领导人阻碍了国家的有效运作。

萧美琴担任驻美代表,被批评是“没有首长经验”、有“大小姐脾气,缺乏协调能力”,认为她并非因为“专业”而担任驻美代表这项重要职位。但也有人反批这些批评只是反映了批评者令人作呕的“仇女”与“意识形态偏见”,以及对于国际事务的陌生。

这是因为台湾过去的驻外单位都是以蓝营思维为基础的“外交”技术官僚,他们都奉“中华民国”为正统,并不接受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的主张,所以必须要有人去美国执行蔡英文的意志,萧美琴就带有这种任务驻美,所以不管她是否有“外交”经验,只要能执行蔡英文的意志,没有什么不可以。

如果这时特朗普也愿意来个“特蔡会”,会在台海掀起巨大的千层浪。这种打“台湾牌”来转移美国人民的视听,也许有效,也许无效,就看中国大陆怎么反应了。

就像吴钊燮在任内不断的面临“断交”,他还是好官我自为之,即使被称为 “断交部长”,只要有蔡英文关爱的眼神,虽然台湾民众不爱,对他但是又何奈?

蔡英文已经敲定由国安会咨询委员萧美琴出任驻美代表,这项人事案被台湾媒体指称并非以个人“专业”做考虑,而是在于萧美琴跟蔡英文“关系极佳”才出任此职,这样台湾的对美“外交”工作就可以直达天听。但也有媒体反驳,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