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拜登上台的风险:统合盟友联合制华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24 Click:50

三、民主党的“道义权威”:统合西方世界

是特朗普的憎恨缔造了这一短暂的团结,但是一旦特朗普败选,民主党将丧失最大的敌人,敌人一旦失去,过去的同盟也将难以维系,桑德斯的进步派将和民主党建制派发生尖锐的冲突。

我们必须清楚,民主党与其说是一个政党不如说是一个联盟,民主党由无数个小群体组成,他们之间的具体利益千差万别,他们之所以能团结,全靠对自由主义和政治正确的信奉,而这一价值观联盟的维系很大程度要靠敌人。

对于拜登来说,如果他获胜,那么无论是基于政党利益还是国家利益,他都会寻找一个强大的外敌来重振美国,这乃是政治规律决定,无关拜登本人的好恶。

另一个要求拜登对外强硬的原因就是美国在特朗普的治理下信心下跌到了低谷,他急需一场对外胜利来提振信心。

(博尔顿披露,特朗普没有美国国家利益,一切都可以为了他的政治地位而交易)

一、民主党的联盟性质:靠意识形态团结

但是在2020年,这种分裂没有出现,相反民主党展现出了惊人的团结,全党上下一致为拜登让路,先是超级星期二前布蒂吉格和克洛布查等人退选站台拜登,超级星期二后,沃伦布隆伯格宣布退选,最后桑德斯也早早退选支持拜登。作为回报,拜登答应任用桑德斯推荐的进步派人士。

在这种大形势下,拜登的个人的好恶已经无足轻重。

2016年,桑德斯的异军突起标志着民主党分裂为了两股力量,一个是继续强调身份政治,代表华尔街高科技集团的民主党建制派,另一个则是桑德斯为首的,向往社会主义的进步派。桑德斯加强金融管制和富人税的政策严重损害了民主党金主的利益,民主党金主如此厌恶桑德斯,不惜在2016年作弊支持希拉里,正是这种分裂,让桑德斯的粉丝没能在2016年大选中选择希拉里,导致希拉里以微弱劣势输给了特朗普。

拜登面临的形势和当年里根一样,他急需对外的胜利提振国家信心,推动对内改革。而拜登也不止一次表示,他上任后将对中国更加强硬,而民主党议长佩洛西则表示,美国绝不能置hk的情况不顾,她认为如果美国放弃hk,美国的道义权威将荡然无存,而丧失道义权威的美国将无权领导世界。同时桑德斯亦多次表示他不会对华手软,而且他比建制派更执着于意识形态。

为了团结这一联盟,民主党高层虚构了白人男性种族主义者这样一个假想敌,将千差万别的群体团结起来,民主党以团结和多元化作为口号,恰恰反映了他不稳固的联盟状态。

对于拜登来说,他很有可能在经济上还原奥巴马的策略,力图制造一个排除中国的经贸体系,同时在政治上联合整个西方世界加上印度日韩越南,对我国进行施压,这种压力需要我们采取更灵活的应对策略,避免以少敌多。

(博尔顿披露,<a href=下载金鲨银鲨意见特朗普没有美国国家利益,一切都可以为了他的政治地位而交易)" />

可以预见,一旦拜登上台将迅速恢复美国旧有的联盟,通过恢复奥巴马时代的秩序,重新建立美国的道义权威和号召力,特朗普的无信虽然损害了美国,但还不足以抵消美国积攒数十年的权威,拜登依然有机会重建权威,而一个拥有盟友相助的美国,将是可怕的敌人。

(民主党全党支持拜登,提早结束初选)

80年代里根刚上位时面临的也是这样一个美国,当时美国接连遭遇越战失败、伊朗人质事件以及60年代民权运动,整个国家的信心陷入冰点,为了重振国家信心,里根决定对苏联、日本发起反击,重新夺回美国在政治、经济上的主导权。

二、美国急需对外胜利重振国民“信心”

(2016希拉里的口号是团结,恰恰反映了民主党不稳固的联盟形式)

(2016希拉里的口号是团结,恰恰反映了民主党不稳固的联盟形式)

(2020大选,欧洲各左翼政党纷纷表态支持桑德斯)

但我们必须意识到,美国道义权威的损害是暂时的,一旦拜登这个民主党建制派上台,将会重振旧日的联盟,重新恢复美国号令盟友的能力。欧洲国家如今对于美国的冷漠仅仅是因为他们厌恶特朗普,他们如今的沉默只是在等待特朗普落选拜登上台。

民主党之所以团结,全在于击败特朗普已成为全党最大的共识,任何阻止这一目标的行为都会遭受选民巨大的压力。特朗普之后的抗疫失败以及对弗洛伊德事件的错误处理,更巩固了民主党的团结。

(2020大选,欧洲各左翼政党纷纷表态支持桑德斯)

对于桑德斯来说,全民医保、公立教育免费和遏制华尔街,收富人税是不可动摇的政治承诺,关乎桑德斯一生的政治理想,而这对于民主党金主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2020初选,民主党金主没有一人支持桑德斯,凸显出两派矛盾的不可调和。

而桑德斯崛起后的民主党这一力量更加强大,民主党建制派一向可以团结欧洲偏保守的政党,但是一直被欧洲左翼视为保守,但桑德斯成名后,欧洲各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共产党等左翼普遍将桑德斯视为左翼领袖,这表明拜登上台后的民主党将对欧洲的左翼右翼都有统合能力。这种风险不能忽视。

相信我们的国家最后一定能度过难关。

美国的强大之处在于统合盟友的能力,反对美国就是反对世界,任何胆敢公然挑战美国的人都会遭到整个西方世界及其盟友的围攻。但在特朗普的统治下,美国几乎完全丧失了这一能力。特朗普基于选举利益的短视行为极大损害了美国的道义权威,他的言而无信让盟友倍感失望,他的四面出击分裂了旧有的联盟。

拜登要想维持这一脆弱的联盟,只能寻找一个新的敌人,不管能不能成功,他都会尽力而为,这预示拜登会在我国的一些敏感问题上持续发声,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民主党全党支持拜登,提早结束初选)

相对于共和党,民主党的道义权威和对盟友的号召力更大,在弗洛伊德之死事件中,民主党发起的运动不仅改变了美国,还蔓延到了英国加拿大和欧陆各国,对各国的政治秩序都造成了严重冲击,他代表了民主党自由主义政治正确的道义力量。